那次地,怎一個慘字了的。


第一章

暗夜沉沉。

丑時的梆子響方末,兩名打著哈欠的獄卒走進陰暗的監牢,拍醒了原先看守大鐵門的兩人,與之交接;而其中一名身型較瘦的獄卒解開鐵門的鎖踏了進去,進行例行巡視。


踏進那瞬,空氣中飄散著的一股陰濁汙臭剎時直撲而來,獄卒忍住作嘔的衝動,掩住口鼻,打算趕緊做完事兒出去。

夜裡寂靜的牢中,喀喀的腳步聲迴盪著。

監牢小而破敗,衣衫襤褸的犯人三三兩兩地窩在發霉的稻草上;由於夜深犯人全都睡去,除了耗子爬動的稀疏聲外,就只剩鼾聲了。

點著人數,獄卒一路走到底。這底處的牢房一向都囚著罪刑生重的犯人,所以最後間獄卒多打量了會,確定人乖乖躺著,他逐轉過身子。

便在此刻,一雙晶亮的眼眸於黑暗中睜開。

炯如炬,燦如星。

猶如貓眼,視者心驚。

驀然間,正欲離去的獄卒定住不動了。

『唉呀呀,你終於醒啦!』

一個充滿戲謔的嗓音自耳畔響起,聞言,晶亮的眼眸閃了閃。

束音成線,與貓眼主兒溝通的不是別人,正是定成人柱的獄卒。

『俺怕你不醒呢!好了,說正話。

寒大哥要俺傳話給你,問你還行嗎?若需要啥儘管提,要是不成也不礙事。畢竟這只是小小的一場開幕罷了,所以別硬撐。

……

是嗎?那你好好加油吧!』

語畢,獄卒在黑暗中勾了勾嘴角,舉足邁開步伐,接著他好似聽到些什麼忍俊不住,但旋即驚覺自個兒的所在處,連忙深吸口氣忍下。

然而不稍半刻,獄卒的臉色猛地驟變,以迅雷之速摀住嘴,忙不迭地地衝了出監牢。

靜謐的夜裡,乾嘔的「噁」聲於牢中清晰可聞。

無月的陰影處,晶亮的貓眼染上濃濃的笑意。


﹡  ﹡  ﹡


步上臺階,身形蕭索的男子卻沒馬上敲門而入,反倒是焦躁地站在門前躊躇不定。

與四周氣派閒適的亭台樓閣相比,男子的侷促顯得格不入。

雖說現下以巳時,但縣太爺一向不睡到日正不起床,所以這可苦了門外的師爺,若非縣內出了大案,自個兒得趕緊呈上昨日拷問犯人的口供,要不打死師爺,也絕不會在此刻來到縣太爺門前。

再三不定,最後師爺牙一咬,深吸一口氣決定試試;但也只敲個兩下,要是不成,馬上走人。畢竟小命要緊。

就在他伸出手之際,「即」的一聲,門開了。

一滴冷汗淌落,手尷尬地身在空中。師爺緩緩抬頭看向眼前留著白鬚、身形福泰的自家縣令,努力有禮地勾勾嘴角,無奈徒似抽筋。

「愣著幹嘛?站在老夫門前是好玩的啊?」

縣令隨意披著掛杉,不悅皺眉,口氣不佳地道。

「不不,屬下是來呈上犯人口供和驗屍結果的。」師爺連忙鞠躬,雙手捧上公文遞上。

不過縣令僅冷冷瞥一眼,便轉身入內,留下愕愣的師爺。

「還不快進來!」

「喔,」師爺回神,「是是。」三步併作兩步地快步走進。

師爺心裡那個苦啊!沒差要滴出汁來。

望著坐在桌邊喝起茶來的縣令,心肝兒直跳的師爺拿捏不定主意,是公文放了便走人呢?還是……

便在這當口,縣令終於好心停下喝茶的動作,將茶蓋虛掩杯上。「說呀!」

正乾焦急的師爺聞言一愣,旋即會意,畢竟能混到師爺再怎麼說也是個聰明人。「喔,是的。依據驗屍的結果……」才沒兩句,語末卻自動消了音。

因為縣令蹙眉提手打斷了他。

「早上說這幹嘛?你沒看老夫剛用完早饍嗎?你存何居心啊?」

「不不不,屬下不敢,屬下不敢,」師爺嚇一跳忙道:「那、那……屬下、屬下轉述犯人的口供好了!」說著師爺便把驗屍報告收著,連呈都不敢呈了。

不過這口供呀……唉……師爺暗歎,正因如此他才擅自決定先唸驗屍報告的。

待他唸完。果不其然,縣令的眉頭都皺成川型了。

「父母早逝由兄嫂帶大,但年初交不出田租被地主桌去賣……原被個富商買去,但雨後橋坍,失足落河沖走……之後被救,但恩人是個瘋子聽說會殺人,便溜了……爾後卻又被抓去相公館逼做小倌,但不從被關著挨餓……夜裡卻走水,雖有逃出但燒醜了,被棄於暗巷等死……接下倒是被好心大夫救著,亦給了些錢兩助他回家……然錢卻給扒了餓昏倒在路邊,但一賊卻陷其為同夥遭人痛打……事後雖知是誤會,但被請去其家中威脅不可宣揚……而後莫名被狗追趕逃進一家後院,卻誤當為賊,萬不得已被強留做免費小廝以賠罪……其間還墬井宿了一夜……有天同人出去採購卻走丟,又於巷中亂竄驚見一死人……由於恰被人見,被誤當兇手被捉去衙門……

這什麼呀!」

低聲概略整理一遍,然而覺得內容萬分荒唐、為方才敘述也感到蠢不可沒的縣令怒拍桌面,震得杯壺一跳。

「他以為他是戲班裡的苦旦啊!這麼荒謬的遭遇虧他掰得出口!」

心驚地看著自逕發怒、鬍子亂震的縣令,師爺盡力讓自個兒縮的渺小一些,只求別被掃到餘怒。

只可惜天不從人願。

「王羓!」縣令突然喝道,

「在在!王羓在!」師爺嚇得大聲應道。

「你,」縣令雙目為瞇,陰寒的冷光閃逝。「派人給老夫去查查邢州有無這號人物,但,叫人用不著太趕。」

師爺目光一閃,心底一凜,恭敬道:「是。」

「喔,還有,」才鬆口氣的師爺心下一跳,「看到院裡那池吧?旁邊的石塊老夫膩味了,給老夫栽個柳來,今天下午就要見著,否則叫人把你填了那池!」

下、下午?!

娘呀!師爺心中淒厲哀嚎。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ie62500 的頭像
katie62500

時忘之域

katie625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