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5.犧牲離去
 
 
  白髮者虛弱的一笑,「他或許是我認 識的人。」

   
 
  戒指上剔透的晶石, 彷彿凝血而成,充斥腥味。
 
  太多訊息,一切都顛覆。我望著天花板。
 
   簡而不陋,流暢極富生命般的雕飾,猶如自然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要是沒那些痛苦的記憶,和好似陰謀蟄伏的籠罩,我一定會深深著迷於它,那生命之初般的平 靜。
 
  翻個身,我閉上眼。
 
  ……
 
  一名女子躺在一張床上。然亞農, 她的名子,亦是小喬的本名。如同星辰,卸去掩飾的她,使得房裡的一切都相形失色。他們說,她是在發現亡的野心,還有他快收集完晶石碎塊後,第一個投身危 險,自願救我這個,素未謀面的人。
 
  如此高貴的靈魂,我卻傷了她。
 
   儘管大家都不怪我,說我是重了幻術身不由己;但,這還是無法減輕我的罪惡。
 
  為什麼我對她沒有半點信 心?被誘騙了就相信,不曾懷疑過?她能為了我的安危而受制於亡,為什麼我卻如此回報她?為什麼她這樣對我,我卻這樣對她?
 
   ……
 
  我將被子拉高,蓋過頭。
 
   不知過了多久,我睜開睜眼。近日的一切超出我能承受,以至淺眠,至今沒有好好睡過。
 
  失神地望著地上 銀白的光輝,忽然,一抹黑影掠過。
 
  一驚,我睡意全消,連忙起身,一隻手輕抵我的唇。說也奇怪,這一 碰,我心中的恐懼頓時全消,取而代之的是,信賴的心安。
 
  接著一雙手將我按回床上,我也出奇的順從,並 未反抗。碰到枕頭的那剎那,沉沉的睡意將我下拉。視線逐漸迷茫,背著月光,我看不清來者是誰,只彷彿在耳畔聽見一句低語。
 
   「很抱歉……」
 
   
 
   「……能否認這是最好的。」
 
  「但,她不需要,也沒必要這麼作呀!」
 
   輕輕的講話聲將我吵醒,我好奇地想起身瞧瞧,沒料到身體卻像大病一場般精力掏空,全身無力。無奈,我只好癱在床上。
 
   然而喉嚨乾裂的難過卻不容忽視,迫不得已,我只得硬撐起身子,踏下床。但我顯然高估自己,在踏下床的第一步,雙腳一軟向前撲倒。
 
   「天呀!」一個人及時抓住我。
 
  「乖乖躺著,你現在的身體可容不得你亂 玩。」
 
  「……水」我沙啞地請求。
 
  「好, 等一下。」那人將我扶回床上,順便打枕頭墊高好讓我靠著,之後遞了杯水。
 
  我感激得啜了 一口,「謝謝你,魁洛。」
 
  他抓抓紅髮,「都一家人還謝什麼。」
 
   我愣一下,困惑地望向他。此時,緹因和雷寧索走到床邊。
 
  「你沒聽錯,一家人,是的。」緹因的雙眼帶 著笑意,透過白色的髮絲望著我,他微笑說:「看你的手。」
 
  我呆呆地照做;這一看,差點沒把我自己給嚇 死。
 
  一顆湛藍的晶石鑲在我的手腕上。
 
  我驚駭地看 著手,再看看他們。
 
  「你這是什麼表情?」魁洛一把勾住我的脖子,用拳頭柔柔我的頭。
 
   「歡迎加入我們。」緹因道。在掙扎中,我瞥見他臉上的笑意更深了,但有點像是欣慰。
 
  「等,等等!」 好不容易脫困的我問:「怎麼回事?」
 
  「神奇的事。」
 
   緹因輕輕一笑,「晶石排斥人體,從來沒融合過。但,在你身上卻成功了。」
 
  我眨眨眼,空洞的腦袋逐漸 有東西成形。
 
  「這塊晶石融合你的戒指、」魁洛咧嘴一笑,「你不需要擔心被亡追殺,他的計劃也毀了。」
 
   看看他們,再看看我的手。藍的深墜的晶石,樣著水流的波光,紛亂至今的心湖漸漸平靜。「小喬的晶石跟這個一樣。」
 
   我不自覺開口,接著察覺身旁的氣氛突然變得詭異,抬起頭。
 
  剛才的喜悅猝然一掃而空,魁洛的笑容僵 住,就連鮮有表情的雷寧索也抿緊嘴唇。
 
  緹因凝視我,良久,悲傷地笑笑,「這就是她的。」
 
   我瞪著他們,魁洛和雷寧索勉強點點頭。在這待了這麼多天,我當然曉得這意味著什麼。
 
  「大概因為然亞 濃是自願的,所以才會成功。」
 
  看著藍色的晶石,喉嚨發不出聲音,抓著晶石的手不自覺握緊,想把它挖出 來。驀地,一雙手覆蓋上來,我沒有抬頭。
 
  「請好好照顧她。」第一次,雷寧索的聲音裡流露出情感。
 
   我低著頭,靜靜地坐著。
 
  不知過了多久,腳步聲漸漸遠去。直道門關上的那一刻,再也忍不住,淚水緩緩 掉落。
 
  我縮起身子,將頭埋於膝間。
 
   
 
  「什麼!?你要離開!」魁若猛然坐起。
 
   我遲疑了下,點點頭。
 
  「就讓他走吧。」坐在一旁看說的緹因開口。
 
   「但——」
 
  「他會知道的。」緹因頭起頭,望著我,「魔卡拉的大門永遠為你而開。朝著圓月走。」他微 笑。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ie62500 的頭像
katie62500

時忘之域

katie625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