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b5d1e363f644.jpg

 

影片主題 和內容

(一)本片簡述

片名:《物怪MONONOKE》卷之壹《座敷童子》

《物怪》(日語:モノノ怪)為日式恐怖動畫作品。是富士電視台系列「noitaminA」節目的第八作。從2007712日播放到同年的927日,全12集。

(二)故事介紹

1 、人物介紹

賣藥郎本作主角和迷之商人。本名,年齢,個性等都不明。本人說「我只是個賣藥的」並且也主張自己「是個人類」,但是耳朵尖長 是唯一和人類不一樣的地方。總是會擺出一副很有自信並且冷靜分析情況的樣。持有一把能夠斬除妖怪的退魔之劍,使用時,需要知道對方的「形」、「真」、 「理」三個要素。在完成能夠將劍出鞘的條件並「解放」它時,劍的樣貌會有所改變(賣藥郎的身體也會改變成全金色的模樣)。另外他也持有著像是能夠作為結界 的符咒和能夠偵測怪物動向的天平等不可思議的道具。

志乃在下雨的夜晚來旅館求宿的女子。在大戶人家當傭人時,懷了少爺的孩子。

久代萬屋(宿屋)的老闆娘。由於旅館客滿,所以安排懷孕的志乃到本來不是給客人住的最上層住。

德次萬屋的夥計。

直助追殺志乃和她所懷的孩子的殺手。

孩子們住在旅館並且突然 出現在志乃面前的孩子們。

 

2 、故事大綱

    某個雨夜,身懷六甲的少婦造訪百年旅館,她神色緊張,苦苦哀求老闆娘務必讓 她借宿一晚,否則她和肚子裡的孩子將會沒命,老闆娘拗不過,於是讓她住進沒有任何外人知道的房間。至夜半時分,一名殺手追隨著少婦的腳步來到旅店,當他正 要下手殺害少婦時,反而被無形的力量殺害。這件事驚動了老闆娘與她的助手,此時,賣藥郎也出現在房裡,可探測物怪的天秤及退魔劍也紛紛現身。

    斬殺妖怪須要知道整件事的「形」、「真」、「理」退魔劍才能發揮出真正的力 量,「形」乃人類的緣所構成妖怪的型態,「真」乃事的真相,為事情的前因後果,「理」則是心的真相,即為人心中的隱情。因此,藉著賣藥郎的引導,觀者們逐 漸了解整件故事。

    原來百年旅館原來是間青樓,為了不讓娼女懷孕影響生意,所以老鴇(老闆 娘)在祭房(少婦所住的房間)強行打掉她們的孩子,將胎兒燒成灰,所以這些來不及出生的嬰靈化成座敷童子們作祟。同時,座敷童子們給了少婦一個考驗,讓她 明白自己被少主拋棄,而且原本以為由老爺雇請的殺手其實是少爺雇的。然而,在這樣的打擊之下少婦仍未放棄懷中的孩子,她愛著未出生的孩子,對前人被迫墮胎 亦身同感受,因此在座敷童子們打算吞噬她時,她先自行撕掉護符,願意把所有渴望出生的嬰靈都生下來。儘管最後她只能讓一個孩子出世,但她的行為感動了座敷 童子們,所以在被斬殺的一刻,他們了無遺憾地笑了;而那位神祕的賣藥郎則繼續著他的旅程。

 

(三) 相關

本 作為之前noitaminA所播放的《怪 ayakashi》中的一篇「化貓」的續集、製作人員也是原班人馬。 延襲前作、以謎之賣藥郎作為主角,然後在「座敷童子」「海坊主」「無臉 男」「鵺(ぬえ)」「化貓」等五篇小故事中,以短篇故事形式來演出。

 

二、 分析作品

(一)角色與物件隱喻

1 、角色

賣 藥郎擁有能力之人,類似英雄的存在,可以替人解決問題,與事件無直接關係。故 事的引導者。賣藥郞以一種無固定定點來展現出流動性,象徵著與世俗世界無絕對的關聯,藉由著四處游走來產生不踏實感,表示出與世俗脫離感,他並非是參與 者,是由旁介入,一直以第三者的腳色來存在。

志乃–珍視生命與勇敢者。事件的觸發者。

老 闆娘–殘害生命兇手,促成這次事件的元兇,隱喻來自社會現實面的壓力或是傷害。

德 次–幫兇,隱喻輿論壓力。

殺手–邪惡的存在, 因欲殺害女人以及孩子而反遭到座敷童子殺害。

少爺–不敢負責任,只想到當下快樂的人。

 

2、物件

羊水保護孩子的水。

斬 魔之劍旁觀的審判之力。

符咒強而有力的保護。

旅 館(青樓)不淨邪惡製場所。

桃子日文中,具孩子之意。

正 門上的

   近距離一看,這個圖案就特別有意思。一個字 旁邊圍繞著幾個Daruma Dolls,也就是達磨娃娃。這種娃娃本來是非常具有日本民俗風格的一種娃娃,可以 象徵小孩子,但是在日語中,Daruma也含有娼妓的意思,所以呢,在這短短23秒 的時間內,圖像已經給出了具體的暗示-這個旅店實際上以前是妓院。而且,因為字意味著發財,也就是妓院的興旺,但是又跟小孩有關,所以這是劇情的第二個 提示。

  從字形來看,它像一個大腹便便的女子,所以字 中的一點也象徵著她腹中的嬰兒。

血紅的帶子

  志乃最初在房中遇見的黃色童子,腳下有一條紅帶與志乃相連。這條帶子暗喻臍帶。

  來青樓買歡的男女床前時常站有一個人偶,當人偶腳下的紅帶與這對露水夫妻相連後,意味著即將出生的孩子找到了未 來的父母。

  每一位童子都露出歡快的笑容,為自己的即將臨世慶倖,可惜狠心的久代卻 將尚在腹中的孩子殺死。這些畫面被表現成人偶從紅帶上脫離,或是久代將紅帶撕裂,這也是一個扼斷腹中胎盤生命線以及母子之間連線的過程。胎兒的怨靈集合成 一個整體後,它們所使用的武器正是這些紅色的帶子。與母親相連的紅色紐帶,成為了承載它們怨念的道具。


童子

   妖怪異動後房間內出現了很多童子。第一次異動過後,志乃昏厥,醒來後發覺腹部黏著一個黃色的人偶,接著人偶又變成童子。

  這個孩子正是她在房中第一次遇見的那位與她腳下有紅帶相連的孩子——也就是她腹中尚未出生的孩子。所以童子形象在這故事中並不單單指向「座敷童 子」,而是代表了所有尚未或者未能從母親體內出生的嬰兒。


人 偶

  這只人偶暗示她的胎兒面臨死亡威脅。以此刻志乃與德次的交談來看,她確 實因為寒冷的夜晚與露宿街頭而煩惱,擔憂孩子是否會因此流產。

   曾為青樓的旅館中每個角落都充斥著這樣的人偶,主人家與旅館的客人似乎都對此視而不見。這些或大或小的人偶,正是被拘禁於旅館中的孩子的亡魂。人偶成為 「未出生嬰兒」的隱喻,當後面揭顯這個旅店的前身──其實是妓院時,更是將殘忍的過去以比擬方法呈現,紅布是母親與孩子的連 繫、是未出生前的世界與人世的連結,而木偶則是每個選擇了母親、即將投胎轉世的孩子靈魂,但是為了妓院的利益,紅布被拉扯且撕裂、木偶因紅布被抽走傾倒、 被整疊的放在火上燒烤,這全部都是象徵妓女們因懷上孩子而被強制墮胎的悲哀場景。後集中有場老闆娘的回憶,暗示胎兒們的命運。胎兒們被扯斷與母親的連線, 取出母親腹中。然後被扔進火爐付之一炬(志乃進旅館時感到惡臭正是因為如此),骨灰則被埋在房間四壁中。(埋葬骨灰的牆壁藏在巨大的戲子圖與孕婦圖後,所 以才有劇終時,賣藥郎與志乃撫摸孕婦圖的畫面。)

  滿心歡喜期待自己出生的嬰兒 們,被生生剪斷了希望,從母親身旁被驅逐,又遭受這種非人的對待,難怪會心生怨念……代表死去嬰兒的人偶(人偶經常被用來供養死去的孩子),徘徊在旅館中。因為人偶代表了「死亡」,所以裂開的人偶反而象 徵了安產。

  在故事最後一部分,志乃答應將座敷生出來並撕掉了腹部的咒符時,一瞬間 兩腿間流下了許多血。本來這個時候,座敷應該按賣藥郎所說,吞噬掉志乃,不料代表志乃孩子的黃色人偶在此刻裂開了。

  以此後他對志乃的一番表白來看,破裂的人偶代表了他決定選擇志乃作為母親。受到孩子喜愛的志乃感謝他能選擇自己 作為母親。母子間的交談讓原本想吞噬志乃的座敷露出了欣慰的笑容,賣藥郎的除魔劍得以出鞘。


護身符

   與人偶相對,護身符是安產的象徵。

  志乃走進旅館前,手腕上戴著一枚黃色的護身 符。從黃色童子的敘述判斷,志乃總是細心呵護腹中的胎兒,與她形影不離的護身符說明了她的孩子一直處於溫柔的關懷中,遠離死亡的威脅。

  進入旅館後,這層安全受到了威脅。直助追蹤志乃至旅館門口時,他的腳邊 出現了志乃遺失的護身符,「危險」的意象被進一步加深。

  當志乃從座敷的威脅中脫離 時,護身符重新回到了她的身邊。

  有意思的是這枚護身符身上的肚兜圖樣以及顏 色,都與代表志乃孩子的黃色童子一模一樣。這是否預示了赤子對母親的守護呢?

 

(二) 場景隱喻

1 、劇情

進入旅館前鏡頭帶到的招牌上有兩個娃娃。

以此兩娃娃作為暗示一切(故事)的開始。

志乃手上掛著娃娃樣的護身符。志乃於旅館門口前,腳邊佇立一個黃色娃娃。

志乃手上護身娃娃象徵守護志乃與孩子的意象,而腳邊的黃色娃娃則是此次故事 (事件)的開端,黃色娃娃於旅館門檻外出現顯示出旅館內的座敷童子突破,產生與志乃之間的聯繫,在在說明青樓內死去的嬰靈對於孕婦(出生,生命)的渴望。


旅館門檻外護身符黃色娃娃掉在一雙男人的腳旁。

護身娃娃於旅館外斷掉,明顯指出旅館曾為青樓時發生的墮胎事件,其凶險與嬰 靈的怨恨斬斷了志乃手上的守護娃。 而那雙腳即為殺手的腳,同時象徵著斬殺志乃與嬰兒性命的人出現,凶險的代 表。


進入旅館的志乃一開始畫面一直沒照到她的容貌,拿掉頭巾的志乃金髮藍眼。

表示志乃的異感,她不該進入旅館,同時她金髮藍眼明顯外國人特徵,暗示著她 身分出生的不同,她是下人卻跟少爺有關係身分階層上社會的不認同。


志乃一直覺得很臭。

身懷六甲,生命的孕育者,對於斬殺生命的場所與惡意本身的排斥感。


鮮紅色的階梯,階梯上出現娃娃與小孩笑聲,牆壁上有符咒。

明顯暗示此旅館的不同與詭異處,小孩笑聲只有志乃聽的到,牆上的符咒為結 界。

通往最高層之階梯旁客廳之牆壁上有兩大昆蟲與數隻小蟲的壁畫。

一紅一藍的昆蟲象徵男與女(孕育生命的基本組成),然象徵小孩的小昆蟲卻被 吃掉。


頂樓房間佈置豪華艷麗。

以前為處置室,為了掩蓋過去的不淨與邪惡徹底美化佈置此間,過份的華麗,由 志乃進入此房間一瞬間的驚訝可看出。

壁爐外屏風→朱雀→屏風後的火爐以前為燒毀嬰兒的爐子,現在為了掩飾,屏風上的圖案也選用吉祥圖案,但是朱雀亦是代 表火焰,燒與滅,同樣的根源卻是一正一反(對比)。

壁爐左右兩側→右側為一孕婦→諷刺,一樣為了掩蓋過去。左側為女人抱小孩→諷刺,一樣為了掩蓋過去。

壁上繪有菩薩像→由圖飾紋樣判斷應是菩薩像,其手 勢像觀世音菩薩,但無法確認為哪一尊菩薩,但有一說為送子觀音,借用此意象來表現反諷。


賣藥人聽見男人與女人喝酒歡樂的聲音。

此聲音非現今旅館的聲音,而是過去青樓男歡女愛的聲音。


志乃於房間第一次見到小孩子。

是她腹中孩子出現。


羊水滴在柿子上。

羊水為包裹孩子為其保護的水,然而羊水流出一般都代表孩子有流產的可能,而 柿子為吉祥的代表,代表流產的羊水滴在吉祥物上真是一大諷刺。


形態(人類的緣,構成 妖怪的形態)、真實(事實便是事情的真相)、理由(理由便是內心的想法)。

貫穿一切故事內故事外現實中構築成mononoke的三要素,輝應及強調「事出有因」,一切是「因果循環」。


紅布接連至娃娃代表一個生命的產生。

紅布象徵著創造生命的血緣關係,由娃娃變成一個真的娃娃。

 

2 、整體

奇 特的畫風→讓觀者與現實產生脫節,投入一個全然不同的世界,一個由mononoke為主、以它規則為主的世界,價值觀必須符合它,它主導。

人物對話、表情、聲音→以此暗示故所要營造的事物。

劇中繪畫裝飾→具象徵議為,非單純裝飾。

同一物件重複出現帶有相當大暗示意味→代表著此為此事主軸,是重要的。

自我視角與第三者視角之差比如說志乃第一次與座敷童子對話,此時拉門拉開,以第三者視角看過去,只看 見志乃自言自語而另外當老闆娘要拉開門逃離房間時她看到的是拉門外不斷重複的房間,但以第 三者視角來看走廊是好好的。由此現象表示當事者被侷限住,以及不相關者皆被排除在外,不管關係者是善或惡,只有關係者才會被侷限。

運鏡方式→利用跳躍式的運鏡,製造出懸疑的效果, 增加戲劇性。偶而的視角,則顯示出看不見的第三者正在窺視。

 

三、 本組心得

    這部影片採用浮飾繪風格作畫,影片中也反映了許多議題。

    志乃有著對孩子赤熱的愛。無論是她焦急懇求店主人讓自己投宿,還是面對直助 的追殺抵死掙扎,都是為了讓腹中的孩子出生這一個理由;這可以看作最最單純的母愛,志乃沒有考慮過它是否會成為人世的危害,或者它意味了一個男人對她的背 叛。作為母愛而言,這種感情最為原始,也最為純真;若是她多為自己考慮一點,也許就走上與流產妓女同樣的道路。以這部劇作的立場,肯定不是想譴責這種不計 後果的母愛。然而它所要表達的內涵,也似乎不僅僅是肯定這種衝動的感情,因為製奶表示願意生下所有座敷童子,座敷童子對志乃投出不懷好意的目光,志乃腿間 大量流下鮮血,看樣子不僅會流產,連性命都難保。這時候,志乃的孩子出現,以對母親的感謝化解了座敷對人類的怨恨,以故事的重心來看,後面這份「赤子之 情」才是故事真正想表述的東西吧。

    賣藥人處於一個仲裁者的地位,但他並不是無感情完全無幾質的實行,他本身 擁有感情,會為被害者(人或怪)感到可憐,但是不該存於事上的還是不能存在,所以他是無奈的,說明他本身並非此故事此世界的規則原則,而是同樣被此世界規 則與原則束縛住的一角。

    而墮胎這個議題,是個極具爭議又略帶禁忌性質的話題,所引起的分歧與重大 爭執,其實為道德及形上的議題:一個剛成形的胚胎,就是具有自己權利及利益的人類,但當面對扼殺新生命者,也只能無助的面對濫殺無辜的刀子。物怪的形成, 都有著令人憐憫的「真」;在座敷童子背後的事實,是貪圖歡愉的男女激情後留下的證據,但他們一來到這世上,卻立即陷入不得不被殺害的命運,在人類緃慾下而 成為物怪的童子們實是不得己。現今墮胎的風氣越來越盛行,身為女性的我們應自我檢討,畢竟無論年紀、人種或者貧賤為何,每個人類從受精那一刻起,就擁有至 高無上的生命權,不是嗎?
    儘管《座敷童子》玩色玩得張狂放肆,但劇情的選取和剪輯卻極 簡潔節制,妖怪華麗冶魅,但妖怪的出現,本相也不過是單純的執念而已,簡單來說,這是一部具有強烈對比的故事。

 
+-------------------------------------------------------------------+
此 圍"當代思潮"本組6人所做之報告
如需引用請先詢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ie62500 的頭像
katie62500

時忘之域

katie625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