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血淚


  夕日餘暉,血染大地。

  殘壁旁,一名男子緊抱懷中的女子跪在地上,慌亂不 斷自眸中流露,顫抖著雙手,這是他生平第一次這麼無助。

  殘陽漸沉,血色退去,女子的生命也隨之流逝。

  「我……」男子 不知該如何是好,是的,他徹底慌了手腳。

 

  殷紅得令人不敢置信的手,輕拭男子臉龐的淚水。「你還會哭……那我就放心 了。」話語如蚊聲,卻藏不住其中的欣慰。「你一直都不喜歡組織吧,很抱歉硬要你聽從我的選擇……今後就為了自己,走想走的路吧。」

 
  男子搖搖頭欲開口;手指抵住唇,女子意他無須多言。
 
  「緊握我的手好嗎?」女子輕聲要求,湛藍的雙瞳逐漸失焦,她輕笑。「把你一人留下,真令人 ——」生命的消逝,迫使這句話提前話下句點。
 
  風,起了。
 
  染血的長槍落地,激起一陣清響;男子手中空無一物的空虛,如同他被蝕的心一般。
 
 
 
  照明的火把插在狹廊兩側,這是此處唯一的光源,然而在這仿若怪物食道的通道裡,徒冷得令人心 顫。不過,正走於其中的男子面無表情,好似這氣氛對他一點影響也沒。
 
  火光和虛影在牆上交織搖曳。
 
  和往常不同。以往走在這裡,腦中盡是想著待會該如何向首領報告,但今日,腦中卻異常清明,無半 分思緒。
 
  接近組織深 處,前方的道路因匯聚而變寬。
 
  「哇!回來了呢!」
 
  嘲諷的話語由側邊傳來,男子不理會,不,應該說是見慣了而無視。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
 
  每每辛苦執行任務回來,等著他們的就只有冷嘲熱諷。所以除了格寧爾之外,組織不值得他留念,就 連收養他們的首領也一樣,因為首領看上的是他們的能力。
 
  因此,他一直無法理解,格寧爾為何執著於報恩而不願離開組織。
 
  「特級任務耶!真想不到他這麼快就回來。」
 
  「快?」一人提高尾音質疑。「也不想想他們是什麼血統的。」
 
  「說的也是,不快才有鬼。」一人挖苦附和。
 
  ……該死!
 
  難得地,男子心中升起一股不曾有過的情緒,騷動著。
 
  「喂,你的女伴呢?」
 
  有人高喊。
 
  男子不理睬,繼續走著;只是,在無人發覺的狀況下,加快了些許。
 
  「還用說嘛,不就跟以前一樣,任務一完就溜去玩了。」一人不屑接道。「要見人還得等到下次接任 務呢!」
 
  玩?!瞳孔 睜大,一字不漏聽進去的男子喉嚨逐漸感到緊繃。
 
  「唉呀!誰叫人家血統優良。」又一人道。「不過,還真囂張吶,仗著自己厲害以為了不起,就連應都 不應一聲。」
 
  雙手不 自覺的緊握,顫動。
 
   「有什麼辦法。等級不同,人家是天才嘛!」
 
  啪唧……碎裂的聲音在腦中悄悄響起。
 
  猝然止步,男子猛地旋身。
 
  映入瞳中的影像劇烈跳動,雙眼宛若被掩蔽。
 
  在名為憎恨的注視下,那群人終於緘默了,抑或說是嚇呆而噤語。
 
  混著殺氣的怒氣頓時崩洩。
 
  眼前被血紅蒙蔽。
 
  狂掃。
 
 
  念及此,橫手一揮。「磅!」一聲巨響,桌上的東西盡數飛出翻倒在地。拱著肩,雙手靠在桌緣,抓 緊,手指扎進木桌。
 
   旅人埋頭於肩。
 
 
   
 
 
  看著旅人進房,佇立一會,見好像沒什麼事發生,少年強壓下懷疑,心想是自己多心,轉身下樓。然 而,沒走幾步,樓也才下了一半,「磅!」的一聲巨響,少年嚇一大跳,差點滾下樓;故不得自己的腳扭傷,他連滾帶爬地衝去聲源——旅人房間。
 
  「你——」
 
  趕緊打開房門,少年急忙問,但剩下的話卻卡在喉嚨。
 
  門一開,映入眼簾的是凌亂一地的紙和旅人站在桌前的詭異畫面。見狀少年不禁一愕,但隨即被地上 一幅畫所吸引。
 
  那是 一張因墨水瓶破裂而毀了一半的畫,儘管如此,仍不失其風華。
 
  是一名女子,巧笑倩兮。
 
  被震懾的少年愣愣地拾起畫,但還來不及細看便被一把搶去,在眼前化為片片雪花。
 
  「你——」少年驚愕,不敢相信旅人就這麼將它撕毀。
 
  絲毫未覺得自己有做錯什麼,旅人瞧也不瞧少年一眼,開口就逐客。「出去。」
 
  聲音平穩,卻隱隱蘊含著什麼。
 
  一凜,少年擔心地試探。「你怎麼了?」
 
  「出去。」
 
  少年眉頭一皺。「有什麼就說說,紓解一下也好,別憋在心裡,會悶出病的。」
 
  「出去。」語調冷而堅定。
 
  「這兒的大夥都很關心你,有什麼是說出來,或許大家能幫你呀!」少年棄而不捨的勸道。
 
  「出去。」背對少年,旅人加重語氣。
 
  緊蹙眉頭,少年正要開口。
 
  「喂——蘇,上面沒事吧?」聲音從樓下傳來,是列。瞥了眼那依舊拒人於千里的背影,少年向門外 大喊:「沒事啦!」語畢,喀答地將門鎖上。
 
  聽出聲響,旅人終於轉過身,冷然道:「你在幹麻?」
 
  直直地望著旅人,少年莫名覺得眼前的人與記憶深處的人影重疊,令他揪心。
 
  「從以前,我就覺得你背負著的比一般人還沉重……雖然想幫忙,但見你從未提及,我也就不好意思 問,不過今天,」目光直直地望著旅人,誠懇地說:「告訴我好嗎?若說不好奇是騙人的,但我真的想幫你。」
 
  旅人無動於衷,冷冷地看著他。「我說出去。」
 
  聽到又是這句話,少年心一沉,忍不住脫口,說出一句以前來不及說出的話。「你為什麼要鑽牛角 尖,幹麻把自己當成悲劇主角,任何事都有轉圜的呀!」
 
  聞言,旅人的身軀微微一震。
 
  「轉圜、悲劇主角……」瞳一緊,旅人嗤聲笑出。「哂,我……呵……」
 
  少年懵了,錯愕地看著低笑的他,不曉得自己說了什麼話足以引人發笑。
 
  然而此時,旅人口氣驟然一變。
 
  「悲劇主角……要是我就是悲劇主角就好!偏——」眸裡霎時充斥著痛苦。半瞇著眼,旅人惡狠狠地 盯著眼前什麼也不了解卻大放厥詞的少年。「轉機……真正的主角都死了!轉機在哪?你說的轉機在哪?復活嗎!」
 
  被旅人發狂似的質問嚇到,少年完完全全的呆住了,他並未料到事情會有這種發展。
 
  「人類就是這麼自以為是!以為自己就能決定一切,以為自己所見的就是全部!只看表象,所以他人 拼死拼活的努力所得到的收穫,也只認定他是天才!是他應有的!」
 
  長久以來的怨恨,爆發。
 
  什麼都不顧忌,咒罵吧!
 
  盡情地咒罵這一切,咒罵這世間的不公;畢竟,失去所有的人又有什麼還需顧忌。
 
  「格寧爾私下那麼努力,無時無刻的磨練自己,卻被當成偷懶去玩!那些人呢?」恨恨地咬牙,心 疼、怨恨等種種情緒蒙上了眼。「自己不努力,只會說別人血統優良,天殺的!」
 
  旅人重種往牆一捶,厚實的木板應聲凹陷。
 
  「一句是天才就可以否定掉他人所有的努力嗎!」
 
  怒吼,將一直以來壓在心上的不滿宣洩而出。
 
  這是一句,是用血淚與怨懟換來的話。
 
  是的,他恨,儘管裝得一副自己不在意的樣子,儘管遵循格寧爾的話要走出自己的路,但……走不 出,那個恨不得毀去一切的悲憤至始至終包裏著他。
 
  心痛得很很擰住,喉嚨緊緊被掐著無法呼吸。
 
  壓抑欺騙自己的面具欠缺的是一個爆發的契子
 
  如今被扯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ie62500 的頭像
katie62500

時忘之域

katie625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