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影片主題和內容

(一)本片簡述

片名:《蟲師》之貳十貳章《海之宮》

蟲師》是由漫畫家漆原友紀所創作 的漫畫。於1999年至200810月在《月刊Afternoon》隔月連載,漫畫單行本共十冊。《蟲師》於2003年獲得日本文化廳媒體藝術節的漫畫部門優秀獎,以及2006年度第30回講談社漫畫獎一般部門獎。

200510月於富士電視台播放動畫版,總共26話。動畫版《蟲師》亦獲得2006年第5回 東京動畫獎電視優秀作品獎。

蟲的定義,既不是動物,也不是植物,亦不是細菌,而是一種最接近生命之源的物體,有各種不同的型態和生存方式。 「蟲」的形態與存在都很模糊不清,直到它與人類結合時發生超常現象,人類才藉此開始意識到「蟲」的存在。而每個生命都絕非威脅的存在,只是都有其存在的理 由、使命等。

聯 繫「蟲」與人類的「蟲師」男主角銀古,在他的旅途中遇到各式各樣的人以及與其相關的「蟲」。隨著主角遇到人物的不同,也譜出了許多不同的故事

 

(二)故事介紹

1、人物介紹

銀古故事主角,是一位蟲師。因為有招來蟲的體質,不能在同一個地方久留而四處遊歷。經常抽的煙是有驅蟲作用的蟲煙草。小時 候名叫阿善,因為蟲(銀蠱)的關係失去記憶和左眼,剩下的右眼變成綠色,頭髮則變成銀白色。致力於蟲師的職志,盡心盡力的救助受苦的人們,幫助人們擊退蟲 的侵擾、並找出能與蟲共生共存的方式,讓他們回歸到原來平穩安全的生活狀態。

為母親真魚的女兒,為了讓母親能重生,因而吞下了能重生的胚胎,而懷孕生下了與母親各方面都相同的勇魚。

勇魚(真魚澪的女兒,在個性、長相都和真魚相同。真魚則為凜的母親。

爺爺也就是勇魚的爺爺,為鼓勵真魚重生和說服澪吞下胚胎的人亦是凜的父親。

 

2、故事

    本影片為《蟲師》動畫中的第 22 話-海之宮主旨在於探討,有著這種奇妙習俗的島嶼。

  劇情的一剛開始銀古來到了一座島嶼,這座島嶼有著失去的生命再次復甦的 奇妙習俗,在銀古詢問有關「重生」的問題時,遇到了澪一家人。銀古從澪口中得知,在光經常出現的石頭底下,有個被稱作龍宮的海淵,在那裡喪命的人都會以生 前的相同姿態再度出生,而澪也說出女兒勇魚是自己的母親的重生。

   被父親逼迫吞下胚胎的澪,在某個暴風雨夜晚因勇魚說了和母親相同的一段話,澪因此對重生感到困惑,到海邊散心卻不幸的被大浪捲走。銀古和勇魚將澪從龍宮 中救回來後,澪因而體會到,雖然生下來的孩子胚胎由母親而來,但孩子是自己扶養長大的,終究不能變回自己的母親。為了撫慰走向死亡的人,也為了填補未亡人 的空洞,這座能永不離別的島嶼會一直存在著,不論逝去的人或留下的人,也都相信能再次相會。但影片的最後,澪和勇魚都決定不再重生,因為他們覺得也許心理 不懷此種希望的離去,也是種難得的幸福。

 

二、分析作品

1、人物

銀古–故事主角,擁有能力之人,類似英雄的存在,可以替人解決問題,與事件無直接關係。為故事的引導者,是一位蟲師。因為 有招來蟲的體質,所以不能在同一個地方久留因而四處遊歷。以一種無固定定點來展現出流動性,象徵著與世俗世界無絕對的關聯,藉由著四處游走來產生不踏實 感,表示出與世俗脫離感,他並非是參與者,是由旁介入,一直以第三者的腳色來存在。致力於蟲師的職志,盡心盡力的救助受苦的人們,幫助人們擊退蟲的侵擾、 並找出能與蟲共生共存的方式,讓他們回歸到原來平穩安全的生活狀態。

澪(媽媽)–事件的觸發者,受到父母的壓力, 因而吃下了胚胎,使母親獲得重生。

真魚(奶奶)–被重生者,將死之人,不願意離 開親人身邊,故要求女兒使她獲得重生。

勇魚(女兒)–重 生者,與生前相同的姿態再次出生。

父親(爺爺)–頑固的人,促成重生的幫手,隱喻對於失去親人的不捨。

島 民–守住秘密的一群人,與海中之蟲共存,因重生事件而獲得幸福,隱喻對於失去親人的不捨。

 

2、物件

–既不是動物,也不是植物,亦不是細菌,而是一種最接近 生命之源的物體,有各種不同的型態和生存方式。當人和蟲接觸的時候就會產生奇妙的現象,有時會引起各種問題。本集海裡住著的蟲,是以吃掉在生的人的生存時 間維生,並將之還原成最原始的狀態吐出。

紅珠(胚胎)–使沉到海底的人獲得重生的機 會,活人取回失去所愛之人。

魚鏢槍–阻止活人被蟲吃掉變成胚胎以及重生事 件的發生。

木船–牽引至重生之地,連接生與死。

月 亮蟲的剋星;控制蟲的出現及吃人。滿月之時則蟲會釋放胚胎。

 

3、場景

大海=人們的希望。

海中閃閃發亮的奇妙生物=實 現人們希望。

暴 風雨中的危機=再生?!

月亮的出現,平靜的海面=看見完整真實。

 

(二)場景隱喻

1、 劇情

島民陳述銀古打聽重生的事。

「到底在哪聽說的?」這是島民的反應。表現出島民的反感,彷彿將外人與此 島畫出一個界線,對於「重生」這奇異的事僅僅只限於這座島,只有他們才有資格論述與決議「重生」的現象。

銀古藉由海上「重生」地點的光 芒與澪攀談,喚起澪的好奇,邀請銀古入住。

對話直接切入核心,藉由此而成為進入村子的契機。

澪的父親將勇魚叫錯成真魚,隨後澪的糾正。

表示週遭的人對於重生的人的關係定義不同,所感受的亦會不同。

真魚躺在船上即將前往重生,真魚說了「害怕消失……懷著能回來的念頭沉睡」。

澪的母親,真魚不想消失,認為「重生」後是真正的重生,熟不知重生後只是 擁有同樣外表、個性相似卻不一樣的人,缺乏過往的記憶。人的長成受到外在環境人事物嚴重影響,重生後的勇魚所面對的皆跟真魚不一樣,兩人非同一人。

澪的父親求澪生下真魚,這樣才能重生,澪要求生下的孩子已不是真魚而是勇魚,最後答應。

澪 父親失去的是妻子是愛人,澪失去的卻是母親,然而重生的話澪卻要成為自己母親的母親,於心理上來說難以接受,最後要求父親不可在用真於這個名字才答應,澪 為自己設下規則,重生的孩子是不一樣的人。

勇魚隨著年齡增長性格與長相越像真魚,澪無法將他當做自己的女兒養育。

由於長相與性格幾乎一樣,讓澪認知產生錯亂,自己所生的女兒會是自己的女兒嗎,還是母親呢?然而因為重生的人沒有過往 的記憶,因此仰賴週遭的人對他的觀點,例如說:島上有對夫妻的重生,丈夫將重生的人就當做妻子看待,但是對勇魚影響力最大的澪是將他看作女兒的,而且就年 齡的差距就無法繼續扮演母親的角色,所以在勇魚的重生中,他並不是澪的母親而是女兒。

  「從身體的角度來說與令堂(真 魚)是一個人……但是那孩子(勇魚)是 你生下來撫養大的……不會變成你母親……()單 純只是他的母親……

銀古說「要告辭了……再深入研究的話,就不知道把這島放任不管有沒有問題了,雖然我並沒有剝奪 你們幸福的權利。」

以他身為蟲師的立場,遇上此種蟲應該深入了解它所造成的影響力嚴不嚴重,但 就一個外人(非島民)的身分卻沒立場干涉島民們覺得很好很幸福的「重生」,一個旁觀者是沒有權力去改變未影響到他人的團體事件,尤其當事者 視覺得幸福的,即便這個現象是不自然的也是。

原本勇魚認為即使母親()死亡她一定會讓她重生,但是在經歷過幾乎「重生」後勇魚改變想法,即使母 親()當 作死去也不要重生,因為太寂寞了。

蟲吃掉的是生存時間也就是記憶回憶。勇魚一開始跟島上大多人民想法一樣,死 亡的話就在重生就好了,但體會到真正的離別與「生存時間」消失所產生的寂寞,勇魚改變了想法,而這一改變鮮明表現出真魚與勇魚的差別。

「在那島上的『重生』,以後也會一如既往的進行吧,為了撫慰走向死亡的 人,為了填補未亡人的空洞,也許心理不懷此望的死去,是難得的幸福也說不定。」

在此的重生也可以說是一種無限的重複,所有人心中都有一個牽掛一個枷鎖, 死亡並不是真的死亡,重生也並不是真的重生,一切只是當事人的想法,脫離這種擔憂也是一種幸福,所以死去並不一定是不幸。

 

三、本組心得

  「海之宮」這篇故事描述了一個海島上的小村莊,自古以來便流傳著一種「重生」的方法—只要在死前,將人沉入海上 石頭旁的海淵中,然後再滿月之際將自海淵飄上海面的珠子給女性吃下,便可讓那將死之人獲得「重生」。但是,回來的真的是同一人嗎?

  獲得「重生」的人,其重生之前的記憶都被抹去,但是其長相、生活習慣等 都與重生前相差無幾,可以說是幾乎一模一樣。但是這樣對他們而言,真的是好的嗎?

  每個人的生命終點,不可否認的就是邁入死亡,而對於死者的依戀,更是生 者藉以緬懷的過往。島上居民居民將自己將死之親人沉入海淵之中,使其獲得「重生」也是因為對於親人的依戀,因而有此舉動。但是這樣也衍生了各式各樣的問 題,就像澪和勇魚,究竟誰是母親?誰是孩子?究竟要將「重生」之人當作同樣的人還是不同的人來看待?這些問題使得同時身為真魚的女兒、勇魚的母親的澪陷入 了迷惘,雖然澪和勇魚最後一起找到了答案,但是這也值得讓我們去省思,若是有一天你遇到了相同的狀況,即使不知道是否會是同樣的靈魂,你會選擇「重生」 嗎?這樣真的能夠真正的得到幸福嗎?或許每個人對於幸福的定義皆不同,但不論對誰而言,只要能夠幸福,就是最好的吧。

  蟲師雖然表面上是在說蟲的故事,但本作品最主要所闡述的是「人心」,蟲既無善也無惡,只是依照著牠們的生存方 式,以不同的姿態存在於這世界上,造成各種事件的根本源頭,其實就是在「人心」。

 
+------------------------------------------------------------------------------------------+
此 為"當代思潮"本組6人共同所做的報告
故須引用請先詢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tie62500 的頭像
katie62500

時忘之域

katie6250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